已是全球退休年龄最晚的国家之一,德国为何还要再议延迟退休?

10 06月
作者:Roy|分类:资讯
如果对当前德国人口预期寿命预测正确的话,德国法定退休年龄可以在2042年提高到68岁。

德国是全球退休年龄最晚的国家之一。然而,德国联邦经济和能源部咨询委员会(下称“委员会”)近日建议称,由于人口老龄化及对养老金体系带来的负担,应继续推迟德国的退休年龄。

该委员会警告称,从2025年起,德国养老金体系的融资问题将极具增加。根据该机构的“退休年龄与预期寿命的动态拟合”模型,如果对当前德国人口预期寿命预测正确的话,德国法定退休年龄可以在2042年提高到68岁。

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中国欧洲学会副会长丁纯教授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德国第一支柱法定养老金体系采取现收现付的养老金体系,受人口结构影响较大。德国人口老龄化加剧,加上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就业的冲击,使得德国养老金体系的筹资压力进一步加大,供需存在越来越大的缺口。尤其是作为外向型国家出于成本考虑,德国一直在控制养老缴费率的上涨。因此,延迟退休年龄,会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养老金筹资压力。这会对劳动力市场产生一定影响,但由于这一改革采取渐进式过程,影响应该相对可控。

人口老龄化促延迟退休

过去的几十年,德国的退休年龄一直在缓慢提高。自2012年起,联邦政府决定将法定退休年龄从当前的65岁逐步提高至67岁,这一政策将在2029年之前适用于所有退休人员。

人口老龄化及对养老金体系所带来的负担,是联邦政府屡次提出延迟退休的重要原因。

由于德国人均寿命增加,生育率减少等原因,德国社会的人口结构正发生变化。德国联邦统计局的数据显示,1991年~2019年,德国65岁以上人口数量从1200万增至1800万,占总人口的比例从15%升至22%。2020全年,德国10年来首次未实现人口净增长。

这给德国的养老金体系带来了巨大压力。德国养老金体系采用现收现付制,即由当前劳动力缴纳的养老金支付退休者的养老金。

该体系主要由法定养老金体系、企业养老金体系和私人养老金体系三大支柱构成,法定养老金是绝大多数退休者的主要生活来源。人口老龄化加剧,意味着向国家养老金体系支付养老金的劳动力越来越少,同时养老金领取者却越来越多。

据该委员会分析,目前德国工作人口与退休人口的比例是三比一,预计到2060年将该比例将增至三比二。

委员会还表示,联邦政府为养老金所提供的财政补贴也会相应增加。2020年,联邦政府为养老金提供的财政补贴达1060亿欧元,这意味着联邦政府近26%的财政补贴都投入到了养老金体系中;而到2040年,这一比例将升至44%。

委员会主席施密特警告称,如果按此形式发展下去,将打破联邦政府财政预算红线。即使大幅增税,也无法获得相应资金。联邦政府为增加养老金体系所做的融资,将以牺牲数字基础设施和教育投资为代价。

遭现执政党反对

2021年9月26日,德国将迎来新一届德国联邦总理选举,届时将决定谁将接替长期担任总理的默克尔。面对委员会提出的延迟退休方案,目前基民盟、基社盟和社民党等现执政党领导人均持反对意见。

来自基民盟的现任德国联邦经济和能源部长阿尔特迈尔称,他多年来的观点是:德国法定退休年龄应保持在67岁。“委员会是独立的,其建议对我和我的部门没有约束力。”他表示。

来自社民党的现任劳工部长海尔也说道:“我认为再次提高退休年龄是错误的做法。”

美联社援引分析观点称,之所以上述官员对延迟退休持否定态度,是因为德国联邦总理选举将近,执政党成员试图避免给竞争对手留下潜在把柄。

“不支持是怕影响选票,因为民众不愿增加缴费率,而政治家又不愿食言。”丁纯称。

如何解决养老金融资难的问题?

那么,在德国现行的养老金体系下,还有哪些解决养老金融资难的办法?

丁纯表示,由于人口老龄化加剧,而德国养老金体系主要依赖于养老金体系中的第一支柱——法定养老金体系,其筹资模式又是现收现付制,受人口结构冲击大,加上严重依赖出口,不能大幅增加缴费率,所以延迟退休年龄,会在一定程度上解决养老金缺口的问题。

“的确,如果延迟退休年龄,会对劳动力市场上青年就业产生一定挤出效应,因为高龄雇员和年轻雇员在劳动市场上的结构、工资和福利都是不一样的。但由于延迟退休年龄的改革相对缓慢,其影响应该不会太大。”他表示。

此外,丁纯称,在政府公共财政层面,联邦政府也可以通过增加税收、提供财政补贴的方式,弥补养老金体系的赤字。比如,联邦政府曾通过用增值税、生态税的方式来弥补养老金缺口。但增税或增加缴费率都会引起民众的反感与反对,这在大选之年会很敏感。

德国联邦人口研究所副所长布哈德认为,最根本的方法还是提高德国人口生育率。“之所以德国的出生率逐渐走低,是因为对经济下行的恐惧加大,而这在疫情期间表现地尤为明显。”

布哈德称,虽然德国全境的生育率有所降低,但在德国西部地区,今年1月新生儿数量同比增加1.7%。这是因为上述地区福利政策较为成熟,当地政府提供了灵活失业计划,民众不会担心因失业带来收入不稳定的问题。

“有鉴于此,联邦政府需要提供相应的福利政策,以提振德国生育率。”他称。

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文章作者

浏览3 评论0
返回
目录
返回
首页
央行刘桂平:实现双碳目标要高度警惕“一哄而上、一哄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