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21年全国人大修订这个文件,强化中央财政预算监管

30 04月
作者:Roy|分类:资讯
修订后的《关于加强中央预算审查监督的决定》,将人大预算审查监督有关改革举措、成功经验和有效做法上升为法律规定,强化中央预算监管。

4月29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加强中央预算审查监督的决定》(下称《决定》)正式修订,这是自1999年《决定》实施以来的首次修订,意在强化对中央预算审查监督,管好政府的“钱袋子”。

时隔21年,全国人大常委会为何修订《决定》?修订后的《决定》又有何亮点?

政府花钱必须先有预算,法律赋予各级人大及其常委会审查批准预算、决算和监督预算执行职权。根据预算报告,2021年中央财政预算收入约10万亿元。

近些年经济下行压力较大,财政收支矛盾日渐突出,如何花好巨额财政资金十分重要。中央要求强化人大预算决算审查监督职能,发文指导人大预算审查监督重点向支出预算和政策拓展。

正是在这一新形势下,1999年的《决定》有必要做出修订。修订后的《决定》共有12条内容,分别对全口径审查和全过程监管、预算编制监督、预算初步审查、预算执行监督、预算调整审查、决算审查等作出规定。其中明确了80多项具体审查监督要点,比如重点审查监督财政政策的合理性、可行性、可持续性情况等等。

中央财经大学预算管理研究所所长李燕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这次《决定》修订的首要亮点,就是凸显了党的领导、依法治国及国家治理现代化的要求。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对预算改革及人大预算监督工作提出了许多新的要求,近些年也推出不少新的改革具体举措,比如建立政府向人大常委会报告国有资产管理情况制度等,这些举措写入了此次《决定》中。

李燕表示,这次修订将近些年来人大有关预算审查监督的改革举措、成功经验和有效做法上升为法律规定,同时取消一些已不适应的相关条文,如“加强对预算外资金的监督”。同时很好的衔接了预算法、监督法中有关预算审查监督的条文,以及预算法实施条例、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深化预算管理制度改革的意见的相关内容,有利于在深化预算改革的进程中协同发力,取得更好的改革成效。

上海财经大学邓淑莲教授告诉第一财经,修订后的《决定》使人大对预决算的审查监督的组织机制和工作内容更为明确,体现了我国立法机构适应现代预算制度要求和我国实际的审查监督工作特点。

邓淑莲表示,修订后《决定》亮点之一,就是强调对中央政府预算的全口径审查。全口径预算管理是新修订《预算法》的亮点之一,也是现代公共预算的重要原则。现实中政府是否按照《预算法》的全口径要求编制和执行预算必然成为人大预算审查监督的重要内容。《决定》对此进行了比较详细的规定,从而为人大的审查监督工作提供了明确的指南。

李燕认为,相较于1999年的《决定》,此次修订站位更高视野更广,表现在监督链条更加完整、监督覆盖面更为广泛,监督内容更为细化,监督方式更加多元化。这凸显了人大对预算的全过程全方位的监督。

李燕举例,比如增加的“全口径审查和全过程监管”要求体现了中央对人大全口径审查和全过程监管以及预算审查监督重点向支出预算和政策拓展的总体要求,增加的“预算绩效审查监督”将人大监督的视野由花钱的合规延伸到花钱的效果,“审计查出问题整改情况监督”则将以前提出的“加强审计”延伸至审计查出问题的整改。

广州市天河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林志云告诉第一财经,修订后的《决定》是进一步深化预算管理制度改革的又一重磅法规。比如《决定》在编制预算、制定政策、推进改革过程中,要求认真听取全国人大代表意见建议,主动回应全国人大代表关切。我们当地也是如此做。这有利于人大代表有效审查监督好政府的“钱袋子”。

李燕表示,修订后的《决定》提出依法执行备案制度、强化预算法律责任的要求。使通过人大的监督,严肃《预算法》中的规定的法律责任更有抓手,法定约束力更强。

全国人大常委会预算工作委员会主任史耀斌近日公开表示,修订后的《决定》按照坚持改革与法治相统一、相促进的原则,将人大预算审查监督有关改革举措、成功经验和有效做法上升为法律规定,对进一步贯彻落实党中央改革部署,全面贯彻实施预算法,更好发挥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国家根本政治制度作用,对进一步推进依法行政、依法理财,加快建立现代财政制度,具有重要意义。

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文章作者

浏览3 评论0
返回
目录
返回
首页
75位艺人注销200家公司:上海、北京居多,集中注销在近三年 上海土地市场重大变化:5月发布首批宅地集中出让公告,出台“限价竞价”新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