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7城竞夺省级副中心,绵阳率先破3000亿

14 01月
作者:Roy|分类:资讯
为了破解一城独大的发展格局,三年前,四川明确了绵阳、德阳、乐山、宜宾、泸州、南充、达州等7个城市为区域中心城市,并鼓励和支持有条件的区域中心城市争创全省经济副中心。

在四川推进省内副中心城市建设的竞赛中,以国防科工著称的绵阳率先撞线。往日西部五强城市告别颓势,正在回归。

1月5日公布的《中共绵阳市委关于制定绵阳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显示,2020年绵阳地区生产总值预计突破3000亿元大关。

为了破解一城独大的发展格局,三年前,四川提出了构建“一干多支、五区协同”区域发展新格局,明确了绵阳、德阳、乐山、宜宾、泸州、南充、达州等7个城市为区域中心城市,并鼓励和支持有条件的区域中心城市争创全省经济副中心。

在这一政策支持下,近几年,7个城市竞相发展,竞夺四川省内经济副中心。

绵阳率先突破3000亿

关于经济副中心的标准,四川有一个经济总量达到3000亿~5000亿元的提法。因此,谁先突破3000亿元,就会在争创经济副中心上抢得先机。

四川省委书记彭清华曾表示,各地要切实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提升发展质量和效益,不断增强综合实力,靠实实在在的业绩脱颖而出。相信经过几年努力,一定能够形成几个经济总量3000亿元到5000亿元左右的城市,到时候我们会敲锣打鼓把“副中心”的桂冠给你戴上。

虽然绵阳经济总量一直保持在全省第二位,但2018年的时候离3000亿元还有不小差距。其突然增长也是在最近两年——2018年绵阳市GDP为2303.82亿元,2019年增长至2856亿元。由于第四次经济普查调整了经济总量,使得2020年绵阳经济总量跨过3000亿元可能性增大。

2020年以来,绵阳将“确保经济总量再上新台阶,确保进一步扩大在区域中心城市中的领先优势”作为重要的目标。在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绵阳依然保持了相对较高增长速度,前三季度增长3%,增速居全省第三位。

西南财经大学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研究院院长丁任重向第一财经表示,突破3000亿元标志着绵阳经济发展站在了新的历史起点上。过去一年,绵阳在技术创新、招商引资方面成效显著。科技城新区也获批,表明其蓄势待发,潜力巨大。

其实,绵阳经济实力曾经长期保持在西部城市的前列。2000年,绵阳的GDP总量位居西部城市五强,排在重庆、成都、西安和昆明之后。不过,随后的近20年,虽然取得长足进展,但绵阳却面临“标兵渐远、追兵渐近”的局面。

近几年,绵阳排名有所回升。上述绵阳市《建议》称,“十三五”时期,绵阳综合经济实力大幅提升,在全国城市排名由120位上升至93位、时隔14年重返全国百强。

西南交通大学区域经济与城市管理研究中心主任戴宾向第一财经表示,绵阳经济总量达到3000亿元,对四川来说确实是一个突破,说明在“一干多支”战略中,“支”得到了加快发展。极核性空间格局发生变化,次级中心在崛起。

不过,戴宾认为,3000亿元不是一个绝对的标准,经济副中心在全省经济总量中占比应该在10%以上,四川地市比较多,至少也应该占8%,现在绵阳占四川的只有6%多一点。因此,只能说绵阳在建设省内经济副中心上迈出重要一步,最多可以说初步建成经济副中心。

7城竞争将加剧

事实上,自从四川省提出打造经济副中心,各个城市都铆足了劲,竞争日渐激烈。绵阳的3000亿破线将刺激其他城市加快冲刺。

最近两年,绵阳不断面临宜宾的挑战。2018年,宜宾经济增速为9.2%,全省排名第二。2019年,宜宾经济增速达到8.8%,全省排名第一。2019年宜宾GDP为2601.89亿元,超过德阳位居全省第三,直逼绵阳。

以白酒闻名的“长江第一城”宜宾最近几年大力调整产业结构,以智能手机、汽车制造和轨道交通为突破,“无中生有”形成产业集聚。通过发展接续产业,大力培育发展新兴产业,宜宾经济规模迅速壮大。

2019年宜宾GDP为2601.89亿元,增速保持全省第一。可以预计,宜宾也将很快跨过3000亿元的门槛。宜宾和绵阳的竞争还将持续。同时,以重大装备制造业为支柱的德阳虽然退至第三,但基础比较好,依然保持着竞争压力。

最近两年,绵阳引进京东方、惠科等百亿元以上重大产业项目并建成投产。丁任重刚刚参加了绵阳市的“十四五”的评审会。在他看来,“十四五”时期,绵阳在军民融合、科技创新、先进制造业上会有很大的发展。随着产业的发展,就会加快人口的聚集。

上述绵阳市《建议》提出,要不断拓展城市空间、优化城市布局、完善城市功能、提升城市品质,增强经济和人口承载能力。按照“300平方公里、300万人口”规划建设中心城区,加快建设Ⅰ型大城市。

事实上,这7个城市除了所在区域不同之外,城市本身特点也十分明显。

在产业方面,绵阳的国防科工突出;德阳重装制造业雄厚;达州以石化工业为主;宜宾和泸州白酒闻名全国。在区位上,宜宾、达州、南充等交通枢纽的地位,在竞争中也显示优势。

戴宾分析称,经济副中心不仅体现在经济总量上,应该发挥三大作用:在功能作用上肩负全省的使命;引领区域发展,成为所在区域的增长极;也是代表四川参与全国范围的竞争,是四川经济交往的门户。

比如,宜宾是四川南向门户城市,也是50个全国铁路枢纽、63个全国性综合交通枢纽、66个全国区域级流通节点城市之一;达州则是四川东出北上的交通枢纽。因此其地位具有全省意义。

四川省也在政策上继续助推这一竞争态势。2020年四川先后批复了宜宾三江新区、成都东部新区、南充临江新区和绵阳科技城新区。“四川省支持7个城市争创经济副中心,怎么给它们一个抓手?省级新区就是一个抓手。”丁任重说。 制图/张逸俊

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文章作者

浏览3 评论0
返回
目录
返回
首页
2021年要新建铁路3700公里,地方已敲定重点线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