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伊朗要船未果,韩国为何意外卷入中东纠纷?

14 01月
作者:Roy|分类:资讯
伊朗以环境问题扣押韩国油轮,专家认为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作为筹码表达不满。

不是中东地区“常规玩家”的韩国,最近意外地成为了中东波斯湾局势的焦点。

本月初,伊朗突然以污染海洋环境为由扣押了一艘韩国油轮。为此,韩国外交部第一次官(副部长)崔钟建10日专程前往伊朗,寻求伊朗方面尽快释放扣押的韩国油轮和船员。

但伊朗方面似乎毫不妥协,双方见面的成果仅仅是确认了立场的差异,协商无果而终,代表团在14日返回到了韩国。

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孙德刚表示,伊朗以环境问题扣押韩国油轮,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借口,韩国此前冻结伊朗资金并停购伊朗原油,伊朗希望借机表达不满。

扣船风波

事情起源于1月4日,特朗普政府执政进入倒计时,伊朗和美国在波斯湾明争暗斗,却不想一艘看似毫无关联的韩国油轮意外“躺枪”。

当天,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在波斯湾扣押一艘悬挂韩国国旗的油轮,理由是其“多次违反海洋环境相关法律条例”。这艘油轮载有约7200吨石化品。这艘油轮及20名船员目前扣留在伊朗南部的阿巴斯港,船员中有5名韩国人。

伊朗外交部发言人哈提卜扎德4日说,伊朗当天扣押韩国油轮是出于技术原因,是按相关普通程序进行的,该事件将在“法律框架内处理”。

但真实理由似乎并没有这么简单,就在扣船的第二天,伊朗政府发言人拉比埃就给出了“提示”。他说,韩国以“空洞的借口”冻结了伊朗70亿美元的资产。

韩方人员和油轮被扣,韩国方面立即行动。韩国政府代表团7日飞赴伊朗首都德黑兰。崔钟建也在10日从仁川国际机场出发,经由卡塔尔飞往伊朗。

崔钟建到达后,在11日就马不停蹄地与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中央银行行长赫马提(Abdul Nasser Hemmati)就韩国油轮和“伊朗在韩被冻结资金”问题举行会谈,但双方未能达成一致,崔钟建只能悻悻而返。

这并不是伊朗第一次扣押外国油轮。2019年7月初,英国海外领地直布罗陀当局在英国海军协助下扣押装载伊朗原油的油轮“格蕾丝一号”,称其违反欧盟制裁令向叙利亚运送原油。

在没过几天的7月19日,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就以涉嫌违反国际海事法规为由,扣押了英国油轮“史丹纳帝国”号。直到“格蕾丝一号”获直布罗陀当局放行,伊朗才在9月27日释放了英国油轮。

从波斯湾经由霍尔木兹海峡运出的原油约占世界石油供应量的五分之一。美国曾希望在此建立一个护航联盟,保护原油的运输,但终因各国意见不一而不了了之。

被夹在中间的韩国

扎里夫11日在与崔钟建的会谈中表示,多年来韩国数家银行对伊朗获取其在韩资产进行限制,伊朗长期交涉未果,这是目前两国关系发展中的最大障碍。

韩国和伊朗从2010年开始使用韩元进行结算交易。韩国的炼油公司从伊朗进口原油后,将货款汇至伊朗设在韩国友利银行和韩国中小企业银行的账户上,而这一做法也获得了美国政府的批准。

不过变化发生在2018年,美国在当年退出了伊核协议,并将伊朗中央银行列入制裁名单,相关账户内约合70亿美元的资金被立即冻结。

伊朗曾多次要求韩国解冻上述资金。据韩国媒体援引外交消息人士的话说,伊朗总统鲁哈尼曾两次致信韩国总统文在寅,要求解决此事,韩国政府虽有回应,但没有实质性解决这一问题。

在过去一年中,由于伊朗的财政赤字不断增加,加上新冠肺炎疫情严峻,伊朗更加希望能从海外收回资金救急。伊朗中央银行行长赫马提近几周也反复提到,伊朗希望从其在韩国的账户上提取约2.2亿美元资金来购买新冠疫苗。他在10日说:“我们用这笔钱天经地义。”

有观察人士分析,事实上,并非是韩国想要扣留这笔70亿美元的资金,而是受制于美国的长臂管辖,自己并没有主动权,夹在了伊朗和美国之间,有苦难言。

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孙德刚表示伊朗对于韩国的不满,除了上述70亿美元的冻结问题,还有韩国从2019年开始,屈从于美国的压力,再也没有买过伊朗的石油。这是伊朗对韩国当前的两大不满。

他说,韩国是美国的盟友,伊朗通过扣押韩国油轮敲山振虎,通过以攻为守的方式表达不满。不过,孙德刚也表示伊朗与韩国的矛盾不是主要矛盾,同时韩国方面也在积极主动地与伊朗谈判,预期这一危机还是会最终获得有效解决。

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文章作者

浏览3 评论0
返回
目录
返回
首页
中国证券业协会约谈12家涉嫌低价竞争的公司债券承销机构 石家庄发布会汇总:新增48例确诊,第二轮全员核检预计今天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