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投行行长金立群答一财:未来有必要在数字技术领域探索新投资途径

13 01月
作者:Roy|分类:资讯
亚投行希望到2030年占半数的项目将由私营部门主导。

在后疫情时代的全球经济中,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下称“亚投行”)将有哪些发展重点?

1月13日,亚投行在北京召开“后疫情全球经济中亚投行与基础设施建设的未来”特别发布会,给出答案。亚投行认为,五大基础设施发展趋势将影响亚洲在新冠肺炎疫情后的经济复苏,分别为:绿色基础设施、社会基础设施、资产循环或私有化、技术驱动的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和区域合作。

亚投行提出,到2025年,其目标是实现气候融资在批准融资中的占比达到50%。到2030年,跨境互联互通项目占所有项目的比例可望达到25%至30%,同时,亚投行希望届时占半数的项目将由私营部门主导

为动员私人资本,亚投行认为,一些高回报和高质量的投资项目即使并非在多边开发银行的传统运营范围和舒适区内,也应被纳入投资考虑范围。

亚投行行长兼董事会主席金立群在回答第一财经记者提问时表示,在数字时代中,有必要探索一些新投资途径,特别是在数字技术的应用方面,中国已经有了很好的例子。如果条件成熟,可以向其他国家进一步推广。

“对了解基础设施融资趋势的投资者来说,要在波动的环境中开展投资活动,必须保持高度灵活性,才可以达到目标。对亚投行来说也是一样。”金立群说。

1月13日,亚投行在北京召开“后疫情全球经济中亚投行与基础设施建设的未来”特别发布会。

私营部门可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各国不得不应对疫情带来的经济衰退现象,包括广泛的破产、失业率上升和高债务水平。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由于疫情中大量财政措施的出台,政府赤字将平均激增至国内生产总值(GDP)的9%,全球公共债务预计将接近GDP的100%,创下历史新高。

亚投行认为,长线投资者投资基础设施时很重视资金安全,因此一些面对债务重压的经济体和实力较弱的机构难以吸引投资者。政府在面临财政压力的情况下,采取资产循环或私有化是可行途径之一。多边开发银行的当务之急,是继续与私营部门合作,以动员急需的投资,刺激复苏和降低公共债务。

金立群表示:“多边开发银行与私营部门在开发领域进行融资合作是有难度的。私营部门在选择项目时有自己的逻辑,较为看重收益,但我们优先考虑的是开发层面的影响。所以一定程度上,双方寻找合作基础很难,但并非不可能。”

金立群认为,随着许多发展中国家的营商环境提升,私营部门可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此外,收益并非私营部门唯一看重的因素,因为与多边开发银行一起投资同时也意味着更可靠的资源。“私营部门很想和多边开发银行一起工作,以显示其社会责任感,它们态度已经发生了轻微的变化。同时,多边开发银行也要确保项目能获得合理的高收益,因为我们也想加强自己的财务基础,确保能够自给自足,而不要求成员方增加资本投入。”金立群表示。

因此,投资的灵活性和创新性将十分关键。金立群对第一财经记者解释道:“从资金的安全性和来源来说,所有的开发计划都采取了非常谨慎的贷款政策。所以,从资金管理上,没有一个开发银行会在股市里投资,一些资金会投资给债券,而且需要是比较优质的债券。在贷款业务上,我们选择投资的都是技术比较成熟的一些行业,这是由国际开发银行本身资金来源的性质决定的。

“但从另外一方面看,也有必要探索一些新的途径。我们现在进入了新的数字技术时代,一些数字技术其实已经比较成熟了,特别是在应用方面,中国也有很好的例子,(它们)风险比较小,收益也非常可观。”金立群说,“据我们观察,中国还有其他一些发展中国家在开发数字经济方面,特别是应用方面取得了很好的成果,而且有很好的回报,所以这是需要我们去密切关注和注意的。如果是比较成熟的方式,我们就可以在其他的国家进行推广。

亚投行认为,尽管基础设施项目已开始利用新技术和创意,然而许多发展中国家由于缺乏对工业和基础设施用途的认识,创新技术的应用一直停滞不前。例如,64% 的基础设施利益相关者认为,缺乏了解是采用适当技术的主要障碍。但新冠疫情迅速提高了人们的意识,让他们了解到技术的广泛用途。

RCEP对亚投行来说也是利好

受疫情影响,互联互通的基础设施将面临挑战,预期未来几年发展表现参差。例如,机场基础设施将不会迅速恢复。尽管全球供应链在整个危机中一直保持基本韧性,但受到贸易和技术相关的紧张局势影响,加上与业务回流或近岸外包相关的讨论持续,供应链基础设施投资将继续面临不确定性。

但亚投行认为,即使贸易环境存在不确定性,对这一类的投资活动最终仍会获得收益。例如,通过自动化和绿色环保升级提高现有港口效益,将更能抵御未来宏观经济受到的冲击。从长远来看,投资更智能的道路基础设施、提高数字化程度、为未来的全电动化做好准备,也极可能获得回报。此外,市场还将注重使供应链更具弹性,这意味可对仓库或存储基础设施进行投资。

金立群认为,《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签署对亚投行来说也是一个利好消息。“RCEP的签署能够使亚洲很多国家加强互联互通,加强相互贸易和投资,这对于我们来说也是利好消息,因为将来会有一些很好的基础设施的项目可能会提交给我们来考虑。”金立群表示,“我们非常希望看到世界各国能够通力合作,改善互联互通,创造良好的投资环境。RCEP对促进地区的经贸合作、跨国投资和贸易绝对是一个正面消息,在这个过程中,我相信我们在基础设施和其他生产性领域方面的投资也会有更有利的宏观环境。所以这是个好消息,也激励了我们更加努力地工作。”

此外,新冠疫情暴露了全球对社会基础设施的长期投资不足。不论其发展程度,各国都面临基本医疗设施不足的问题。根据全球基础设施中心(GIH)的估计,2019年社会基础设施的投资额从 190亿美元下降至不到30亿美元。

2020年全球基础设施指数显示,全球48%的受访国家倾向于加大对社会基础设施的投资,而倾向于投资传统经济基础设施的只占32%。在过去十年间,卫生和教育基础设施的投资缺口也在不断扩大。

在此背景下,后疫情时代的亚投行除了继续专注核心基础设施的同时,还会逐步扩大其在社会基础设施方面的能力、角色和增值。

金立群表示,2021年,亚投行可能会进一步增加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资金投入。“我们(应对)新冠肺炎的资金安排有可能需要增加,因为很多国家在疫苗的供给方面(能力不足),所以对疫苗的需求将会非常大。中国、美国和欧洲一些国家的疫苗的生产能力将会增长得很快,可能在半年多的时间里就能够满足本国的需求。在这种情况下,就会有足够的疫苗来支持不能生产疫苗的国家,主要是低收入国家,所以我们也准备了资金来支持这些国家。”他说。

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文章作者

浏览3 评论0
返回
目录
返回
首页
外交部回应英国、加拿大以“强迫劳动”为由限制新疆出口产品 我国保存种质资源总量突破52万份 位居世界第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