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gue Business最新报告:中国时尚产业城市格局大洗牌

22 11月
作者:Roy|分类:资讯
为什么是成都、杭州、重庆、南京这四座城市引领了中国都市的时尚潮流?

为什么是成都、杭州、重庆、南京这四座城市引领了中国都市的时尚潮流?

11月21日,康泰纳仕中国旗下“智库型”产业媒体VogueBusinessinChina携手咨询机构安永-博智隆(EY-Parthenon)重磅发布了时尚行业首份城市调研指数型报告《新时尚之都指数报告》(2020版)。这份报告突破性地采用了全新的维度来衡量一座城市的时尚力,并力图借助“硬核”的真实数据为中国整个时尚产业的发展提供有效的战略决策依据。

《新时尚之都指数报告》在报告中创新性地采用了“时尚消费力”“时尚商业潜力”“时尚文化魅力”“时尚创新人才力”和“时尚发展力” 这五大一级维度来界定和解构“时尚力”的新定义,并选择了成都、重庆、西安、沈阳、杭州、武汉、南京、长沙、厦门、天津、青岛、大连这 12个城市进行深入的案头调研和数据分析,以揭示这些城市的重要性,以及它们在时尚方面的优弱势。

北上广深不再是主战场

中国拥有的超3亿人口的中产阶级人群让无数海外品牌对这个庞大的消费市场趋之若鹜。但一个非常明确的事实是,这个市场的游戏规则和难易程度正在悄然发生改变。这部分人群分散在全国各大城市,而非只集中在传统意义上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因此,任何品牌或公司希望通过维持现状的方式来保持发展是不实际的,只有洞悉不同城市人群对时尚的认知和消费特点,才能最大限度发挥他们的时尚消费潜力。这也是为什么VogueBusinessinChina此次选择调研和分析的城市大部分都是各个重要区域、省份的省会城市以及国家级直辖市。

根据《新时尚之都指数报告》的最终评估结果显示,城市“时尚力”指数从高到低依次为成都、杭州、重庆、南京、武汉、西安、长沙、天津、青岛、厦门、沈阳和大连。具体来说,成都的综合实力最强,且在时尚文化魅力,特别是以“后浪”一辈为核心的青年酷文化力上面独领风骚。杭州在文化力的发展上略逊于成都,不过发展潜力巨大。重庆和南京则坐稳“第二梯队”,有很大的空间能够追赶上前面的成都和杭州。疫情之后“政策性红利”逐渐向中部城市武汉倾斜,可能将加速该城市的时尚潜力爆发;而西安、长沙、青岛的时尚综合实力位居中游,各自都有短板和优势,需要取长补短、均衡发展。此外,东北地区的主要城市沈阳和大连尽管有着强劲的时尚奢侈品消费力,却仍较缺乏营造时尚文化的环境。

“时尚力是非常难以数据化的概念,这也是我们一开始在制作这份报告时最大的挑战。”VogueBusinessinChina编辑总监包益民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指出,“我们喜欢米兰、伦敦、纽约、东京,除了它们的消费力很强以外,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它们的城市‘次文化’是你走进大街小巷都可以体会到的,而这正式未来时尚都市的必要元素。它不止是消费,因为消费不会带来新的刺激,而城市的文化可以。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报告中给予‘时尚文化魅力’最高的权重。”

以 “一飞冲天” 来形容过去十年间成都时尚地位的跃升毫不夸张,一线奢侈品品牌Gucci在成都的销售额名列全球各大城市第三名的位置。在本次排名中,成都以9.3的总分位列榜首,并在“时尚消费力”“时尚商业潜力”“时尚文化力”三个维度上排名第一。2020年,世界对成都的认知不再停留在中国“国宝”熊猫的故乡,这座城市有了一个国际化的雅号 —— “成姆斯特丹” (即“成都”+荷兰文化之都 “阿姆斯特丹”)。成都的时尚潮流在国际舞台上开始拥有自己的姓名,例如“太古里街拍”在境外社交媒体上爆火,年轻人的穿搭开始被西方同龄人所认可和追捧。这一切都标志着成都时尚文化的发展和成熟,并逐步呈现出了“对外输出”的能力。

“我们发现成都的宽容性和包容性非常大,尽管它的人均收入水平并不是各大城市中最高的,但成都人确实更享受生活,愿意接受美的消费。天津、青岛的消费力都很好,但它缺乏文化力,这就是最大的问题。”包益民解释说,“一个城市的时尚力在很大程度上跟它是否拥有自己的‘次’文化紧密相关,例如这个城市有多少展览、美术馆、咖啡厅、酒吧,会举办多少时尚研讨会,在社交媒体上的讨论密度如何,都是很重要的影响因素。”

差异化特征蕴藏巨大时尚潜力

杭州因为阿里巴巴、蚂蚁金服、蘑菇街等科技巨头的兴起而形成了成熟的科技产业圈层,并催生了一大批伴随产业升级而生的消费行业生态。凭借这一在中国各大城市中绝无仅有的发展特性,杭州从经济发展、商业布局,到文化影响力、人才力等方面的打造一应俱全,青年潮流“酷”文化圈也在逐渐形成规模。因此,杭州最终以9.1的总分位列榜眼,甚至在“时尚创新人才力”和“时尚发展力”两个维度上碾压成都成为第一名。尽管杭州在文化魅力方面相较成都而言尚未形成独特的体系,但有坚实的科技、金融和政策作为后盾,这座城市的未来潜力巨大。

和“榜首”成都一脉相承的兄弟城市重庆,在时尚发展上则呈现出不一样的风貌。流淌在血液里的“接地气”让这座城市不喜追求精致的商业化,这也让许多时尚品牌和商业地产商们在进驻重庆时遇到了一些阻力。不过,在于兄弟城市成都在时尚发展上表现出不一样的风貌,也意味着重庆拥有多样化的发展潜力。在本次排名中,重庆以7.8的总分位列第三名,在“时尚文化力”和“时尚商业潜力”两个维度上表现优异,在“时尚消费实力”方面也处于中上游水平。这是一座在文化软实力和基础设施建设上都特别突出的城市,如何将它的“接地气”和高端时尚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将会是决定重庆未来时尚地位的关键。

六朝古都南京呈现出了一种“稳”的重要特质。作为江苏省省会城市,南京在各项维度上的表现都名列前茅且发展均衡。它以7.3的总分排名第四,在“时尚消费实力”“时尚创新人才力”和“时尚发展力”三个维度上表现优异,其余两项亦处于中上游水平。遥遥领先的整体居民经济水平、商业地产入驻量以及城市科创水平等,都为南京的时尚发展奠定了基础。在文化魅力上,南京由于长期和古典文化、民国文化、爱国文化等挂钩。因此,南京完全有机会将自己丰厚的历史遗产和青年潮流文化有机结合,进而推动这座城市的时尚进程。

除此之外,其余的八座城市亦表现出了各自的独特优势。例如武汉作为华中地区最重要的交通枢纽,背靠“政策倾斜”的红利,疫情后的时尚市场蓄势待发,正在受到更多一线奢侈品牌和高端地产商的关注。西安伴随着高端商业地产项目西安SKP、大悦城、Momopark等正式营业,一个很明显的事实是,这座西北地区最重要的城市正在倾力打造区域性最大的时尚聚合中心。长沙因为以湖南卫视为标杆的电视娱乐创意产业而斩获“娱乐之都”的头衔,与大众娱乐明星的密切挂钩让它区别于其他候选城市。

“我们希望不仅是时尚行业的专业人士,各个城市的政府部门也能够借助这份报告了解在时尚产业发展方面有哪些可以借鉴的经验和需要加强的部分,甚至是真实地了解普罗大众对这个城市的好奇点在哪里。”包益民指出。

成立仅一周年的VogueBusinessinChina正在尝试通过更多的话题讨论、指标制定和研究报告来强化自身作为“时尚商业智库”的定位。中国不同城市每一两年都会发生非常大的变化,而目前有大量的国际时尚品牌和企业正尝试双倍加码在中国市场的投资,这意味着尝试从一些新的角度看待时尚产业的变化与发展,对中国200多万从事时尚行业的专业人士来说具有巨大的价值。VogueBusinessinChina未来也将通过打造更多的线上线下的演讲与活动,来跟大众读者、时尚行业管理人员以及专业人士发生有益的对话。

浏览3 评论0
返回
目录
返回
首页
国家卫健委:昨日新增确诊病例17例,其中本土病例3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