怛罗斯之战败退后,唐朝文化却藉由一批俘虏胜利进军中亚

21 11月
作者:Roy|分类:资讯
唐朝的军队渐次退出中亚,唐朝的文化,包括造纸术、营造法、美术等,却藉由一批俘虏,胜利进军中亚、伊朗、美索不达米亚、叙利亚和北非。

纸之路:沿着战火硝烟的指向前行(三)

怛罗斯,公元751

然而,所谓“祸兮福之所倚”,高仙芝的辉煌胜利,却埋藏着重大隐患,那就是对安西军战斗力的过分自信,以及对称臣的中亚诸国过于盛气凌人。并且就在高仙芝进兵小勃律同年,阿拉伯帝国发生了“阿拔斯革命”,兴起于伊朗东部紧邻中亚的呼罗珊地区的阿拔斯教派,高举先知的黑旗,迅速推翻了腐朽的伍麦叶王朝(白衣大食),于公元750年建立了将阿拉伯帝国带入全盛时期的阿拔斯王朝(黑衣大食)。新兴的王朝再次向中亚强力扩张,很快便与高仙芝正战无不胜的安西军迎头撞上了,那便是著名的“怛罗斯之战”。

此役的导火索,是所谓石国(今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事件。据中国史籍记载,高仙芝虽然军事才能首屈一指,却有个缺点:性贪。而石国盛产宝石、玉、黄金、骆驼、名马——汉武帝为夺汗血宝马而派大军攻打的大宛国,唐代称拔汗那,就是紧邻塔什干的费尔干纳盆地(前年由中国承建完工的“中亚第一隧道”安帕铁路卡姆奇克隧道,连通的正是塔什干和费尔干纳)。因此高仙芝找了个借口,说石国国王“无藩臣礼”,便出兵讨伐。国王惊骇之下请降,高仙芝表面答应,受降后却出尔反尔“俘以献,斩阙下”,并夺走大批财宝。与此同时,他还击破了突骑施,俘虏了突骑施可汗。这下西域诸国大哗,都觉得高仙芝太霸道,已经威胁到了自身地位,因而与奔逃的石国王子一起,暗通大食,欲引阿拉伯军攻安西四镇。

高仙芝得到消息后,决定先发制人,领军数万,再度西征。这次不是经帕米尔高原折向南方的克什米尔,而是自今天的阿克苏出发径直西向,经勃达岭(今天山南脉的别迭里山口)长驱直入到达碎叶(唐朝最西端的军事重镇,今楚河流域紧邻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的托克马克),与拔汗那、突厥葛逻禄部及其他西域国家的数万扈从国军合兵一处,杀奔位于药杀水(今锡尔河)和妫水(又称乌浒水,今阿姆河)之间的“河中地区”,也就是包括石国在内的“昭武九姓”所在的粟特。

战役的具体过程史书有载,此处不详述,总之在接近石国的怛罗斯(今吉尔吉斯斯坦塔拉斯),唐蕃联军与阿拉伯军(由呼罗珊总督阿布·穆斯林的副将齐亚德·伊本·萨赫里率领)激战数日,初时唐军似乎占上风,但因葛逻禄部临阵倒戈,终致大败,死伤六七万,只有数千人得以东越天山退回安西。

怛罗斯之战,无疑具有相当的世界历史意义,因为这是当时最强大的两个大帝国之间的唯一一次直接对战,其胜负也的确影响到了各自在中亚的统治力的走势。如我们所知,中亚后来基本被伊斯兰化了。但是现在的民间历史爱好者,却有把此战神话化的趋向,比如说战败之后唐在西域一蹶不振,甚至从此退出中亚的角逐,这都不是事实。

首先,唐玄宗和他的朝廷并未太看重这场因天时地利人和皆不在我方而招致的“小败”,在他们看来,这只是边境线上一场不太重要的遭遇战而已,损兵六七万,且大多是雇佣军和扈从国军,其震动远远比不上同一时期鲜于仲通、李宓两征南诏前后损兵20万、安禄山征奚及契丹在天门岭被歼十万众的大败。当时的唐帝国虽处极盛期,却已开始屡遭败绩,如杜佑《通典》所说:“开元、天宝之际,宇内谧如,边将邀宠,竞图勋伐。西陲青海之戍,东北天门之师,碛西怛逻之战,云南渡泸之役,没于异域数十万人。”这里十万那里十万,对越来越好大喜功的玄宗来说,都不太有感觉了。所以高仙芝也只是被平调河西节度使,旋即还被赐予右羽林卫大将军的荣衔。

阿拉伯这方面就更随便了,仗一打完,随着唐军收缩,他们的注意力就转向了更直接的敌人,吐蕃和突厥。怛罗斯之战后仅一年,已升任阿拉伯驻中亚总督的齐亚德·本·萨赫里就遣使入唐,使者甚至被玄宗授予大将军称号,还参加了第二年的宫廷元旦庆典。到753年,阿拉伯更是史无前例地一口气派来了四个使团,此后直到安史之乱爆发,每年的“大食使团”都正常前来,双方在中亚地区都没有进一步敌对的想法,相反似乎就势力范围的划分达成了某种程度的默契。

怛罗斯之战后仅6年,当唐廷在安史之乱中为了反击叛军而调动安西军时,同时也征发了周围的“蕃兵”,由回纥、拔汗那、于阗等国组成“志愿军”,大食也当仁不让参与其中,阿拔斯王朝驻呼罗珊总督阿布·达乌德派出使团和一支正规军,协助唐廷平叛,对收复两京贡献颇大。可见阿拉伯帝国也没怎么把怛罗斯那场“械斗”当回事。

另外,继高仙芝之后任安西节度使的封常清,原是其麾下一员猛将,他在753年大破大勃律,基本恢复了唐朝在中亚的权威。怛罗斯之战或许阻遏了唐帝国向西扩张的势头,但并没有真正动摇它在中亚已经建立的势力范围。要等到几年后安史之乱起,安西军精锐大批东调,安西四镇在空虚之下终被吐蕃袭破,整个西域除个别坚固据点外大部沦陷,这一霸业才丧失殆尽。

不过历史上常常发生的事情,是政治军事的衰败,或许会相反引起文化的昌盛,南宋和晚明都是例子。唐朝的军队渐次退出中亚,唐朝的文化,包括造纸术、营造法、美术等,却藉由一批俘虏,胜利进军中亚、伊朗、美索不达米亚、叙利亚和北非。 (待续)

点击查看上文《纸之路:沿着战火硝烟的指向前行(一)》

点击查看上文《纸之路:沿着战火硝烟的指向前行(二)》

文章作者

浏览3 评论0
返回
目录
返回
首页
人类数量观念的起源与发展:数感、数字、数码化 打造高品质活力街区,推动文创领军人才向长三角聚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