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财对话IMF:全球债务创纪录达GDP的100%,但财政紧缩非当前要务

18 10月
作者:Roy|分类:资讯
超低的利率降低了偿债成本,后续的经济复苏也会使债务率下降。

为了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造成的创伤,2008年金融危机后政策制定者们反复强调的“财政整顿”已被抛到九霄云外,孜孜不倦捍卫自身独立性的央行,亦将重心转到了如何与财政政策的协调上。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2020年全球公共债务很可能创下历史新高,达到全球GDP的近100%,但与10年前开出的药方不同,IMF此次认为大多数能自由借款的发达经济体,将无需计划在疫情过后实施紧缩政策以恢复公共财政健康。

针对全球债务的可持续性和政策应对、中国经济前景等话题,IMF财政事务部门主任加斯帕尔(Vitor Gaspar)日前接受了第一财经记者的专访。他曾在葡萄牙中央银行担任多个高级政策职务,也曾任葡萄牙财政部长、欧洲中央银行研究总干事。加斯帕尔认为,各国政府危机应对措施的总规模在全球范围内达12万亿美元的惊人水平,这些措施挽救了生命和生计,但其成本高昂,且危机导致的经济衰退也引发税收收入骤降,这是更大的成本。加斯帕尔预计,未来全球公共债务占GDP的比率将进一步攀升,直到2025年才会小幅降至100%附近。之所以仍无需过度担忧那些有融资渠道的国家暴增的债务,是因为超低的利率降低了偿债成本,后续的经济复苏也会提升分母从而使得债务率下降。

就中国而言,IMF认为,2020年中国财政赤字与GDP之比将扩大5.6个百分点,达到11.9%,增幅小于在上一轮金融危机期间实施大规模刺激措施时的水平。加斯帕尔表示,中国经济的好消息也利好全球,但未来中国仍应推进经济再平衡,即从投资驱动的增长模式向消费驱动过渡,他也呼吁中国在国际事务中扮演更多角色,包括债务应对、气候变化、贸易、税收等,并称全球应拥抱多边主义。

经济复苏和低利率缓解债务压力

自疫情暴发以来,各国政府不惜一切代价来减轻疫情影响。加斯帕尔认为,应该先肯定的是,大规模财政支持措施有效地保护了民众、维持了就业。

面对即将超过100%GDP的全球债务比例,IMF认为当务之急仍非重塑财政纪律。就多数发达国家而言,零利率甚至是负利率大幅降低了政府融资成本,经济增速反弹后也有助于债务率下降,IMF预计2025年后债务率将趋稳下行。

其中,美国的债务压力看似恐怖。截至9月底的2020财年,联邦预算赤字为3.1万亿美元,是去年赤字9840亿美元的3倍,也比疫情之前2月政府的估计高出了2万亿美元。该年度赤字水平刷新了2009年创下的1.4万亿美元的历史纪录。 加斯帕尔提及,美国的广义政府债务占GDP的比率将从2019年的108.7%大涨至2020年的131%,但到2025年增速将逐步放缓,“原因也类似,低利率政策对美国的贡献比其他国家的更大,控制长期名义债券收益率在较低位,对美联储和美国而言尤为重要。”

这一次,不仅仅是央行,财政部门也“不惜一切代价”,二者的协调将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主基调。加斯帕尔称,此次美联储的操作极具前瞻性,不同于2008年单枪匹马地救市,“这次美联储在3月果断采取行动,但在入市购买资产前,美联储先要求必须获得财政部的支持(美联储不为其购买的资产承担损失),这种财政、货币政策的协调也稳定了金融市场。”

无独有偶,此次欧元区的财政政策相比上一轮危机也可谓是质的飞跃。“目前,欧洲财政整顿暂停,很明显政策已经发生变化,在当前情况下我们急需保证政策的灵活性。”加斯帕尔对记者表示。欧盟财长于4月9日就5400亿欧元抗疫救助计划达成一致,7月21日就规模7500亿欧元的复苏基金达成协议,决定联合发债,以资助成员国疫后重建。其中,3900亿为赠款,以失业率、实际GDP损失率等指标为标准进行分配,剩余3600亿欧元以低息贷款形式提供。

中国应继续推进经济再平衡

转视中国,由于抗疫取得阶段性成果,中国经济率先从疫情中复苏,甚至市场上一度出现了对政策收紧的预期。

尽管投资和出口复苏强劲,但外界普遍认为收紧宽松政策立场或许还为时过早。IMF也认为,在中国出口强势复苏的背景下,消费的复苏仍然滞后,而这也是主要亚洲国家面临的挑战。

“中国是今年唯一被IMF预期将实现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尽管增长反弹,但根据我们的预测,疫情冲击仍将对中国经济造成一个永久性的增长缺口,增速难以完全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加斯帕尔称,因此IMF也强调了中国应该推进经济再平衡,建议中国继续由投资驱动的增长模式向消费驱动过渡,扩大安全网以支持家庭,并改善贫富差距现象。

他称,相比部分西方国家,中国的财政支持一直具有连贯性,但预计中国和美国都不太可能在未来10年中稳定其公共债务负担,因为两国公共支出计划的规模很大,而增税计划却很少。

值得一提的是,加斯帕尔也呼吁中国在国际事务上扮演更多角色。“中国是一个大型经济体,因此要持续参与全球事务,比如气候变化、公共债务、贸易、税收等问题,我们需要拥抱多边主义,国际合作是未来的基础,中国的角色非常重要,”他称,IMF也处于全球安全网的中心,并将尽己所能,寻找更多多边解决方法来应对金融问题,并推动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议程等。

兼顾政策灵活性和中长期框架

到目前为止,各国政府在疫情危机中的直接关注点是应对突发卫生事件,但IMF也呼吁,各国现在需要做好准备安全有效地重启经济,制定政策来创造就业、拉动经济,推动向更有韧性、更加包容和更为绿色的经济转型。

加斯帕尔在强调政策灵活性的同时,也强调了这种灵活性应基于一个中长期的财政框架,即允许财政政策可以以更长期的视角来推进,逐步解决债务等问题,助力经济向更有韧性、智能、绿色的模式发展,“我们不能只是’希望世界好运’,而更要用实际行动来实现这一愿景,让危机成为一个转机。”

例如,本次危机前,公共投资与GDP之比已经在下降了,基础设施投入增长的需求没能得到满足。未来,IMF认为各国的优先工作包括:建立资源充裕、预备完善的医疗体系,扩展数字基础设施,以及应对气候变化和环境保护。这场危机使全球共同采取应对措施变得更加必要,以避免进一步落后于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

IMF提及,基于跨国数据和40万家企业样本的实证估计表明,在高度不确定的时期,公共投资可以对GDP增长和就业产生巨大的影响,这是当前危机的一个显著特征。对于发达和新兴市场经济体,财政乘数将在两年后达到超过2的峰值。在这些经济体中,公共投资增加GDP的1%将直接创造700万个就业机会。如果考虑对宏观经济的间接影响,其将总共创造2000万至3300万个就业机会。

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文章作者

浏览3 评论0
返回
目录
返回
首页
奇瑞否认新能源车空跑骗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