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扶贫”首倡地蜕变:从娶不到媳妇,到年收入破万

16 10月
作者:Roy|分类:资讯
初秋时节,薄雾笼罩着整个村落,饱满的果实挂在枝头,那是奋斗者的见证。

武陵山脉风景如画,然而,居住在该山脉腹地的十八洞村村民却长期贫困,令人欣喜的是,这样的局面正发生着改变。

“以前娶媳妇,姑娘一听(男生)是十八洞村的,立马掉头走人。因为太穷了,谁都不愿意来。”十八洞村村委会副主任隆吉龙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近年来,村子在旅游、种植等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村民逐渐富裕起来了,一半家庭都购买了小轿车,出去说自己是十八洞村村民有一种自豪感。

十八洞村平均海拔700米,属高山岩溶地貌,由飞虫、当戎、竹子、梨子等4个寨子组成,全村239户939人。2013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来到了这里,首次提出了“实事求是、因地制宜、分类指导、精准扶贫”的重要论述。

在产业扶贫的带动下,漫山的猕猴桃、流淌着的山泉水......逐渐为外界所熟知。2013年十八洞村贫困户为136户,共计533人,到2017年2月,全村贫困户都脱贫了。

“公司+农户+基地”模式

为了把种什么、养什么、从哪里增收想明白,村里琢磨了3个多月。最后不约而同想到了当地特产——猕猴桃。

种植猕猴桃对十八洞村来说并不陌生。十八洞村山上生长着不少野生猕猴桃,海拔700米的地势非常适合猕猴桃生长……然而,规模种植面临着第一道难关:本村缺地。

十八洞村决定跳出十八洞,从花垣县国家农业科技示范园异地流转了1000亩土地,建设猕猴桃种植基地,打造“飞地经济”,采取“公司+农户+基地”模式,村民以产业帮扶资金和自筹资金入股,成立了由股份合作模式运作的花垣县十八洞村苗汉子果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苗汉子果业”)。

工商资料显示,花垣县十八洞村苗汉子果业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为湘西苗汉子集团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花垣县十八洞村金梅猕猴桃开发专业合作社、花垣县排碧乡十八洞村村民委员会,持股比例分别为51%、39%、10%。其中,花垣县十八洞村金梅猕猴桃开发专业合作社持股的39%,代表的是村民集资入股部分。

“当时村里有225户,除了17户没入股之外,其他全部入股。入股人员分两部分:贫困户、非贫困户,贫困户入股标准是3000元/人,非贫困户是1500元/人。相应的,分红时贫困户的金额是非贫困户的一倍。入股资金的来源是政府财政补助。”隆吉龙表示,贫困户每人2019年分红1600元,今年至少2000元,盛果期估计会分到5000元。

“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来了之后,2014年精准扶贫的工作组进村,刚开始没有经验,一般是送钱、猪、羊、鸽子等,效果不理想,很多老百姓把东西给挥霍了。”隆吉龙表示,后来开始做产业扶贫,扶贫产业资金不再直接发放到老百姓的手里,而是作为资金集中起来发展产业,几千元对于个人来说做不了什么事情,但聚集起来可以做点事情。

对于基地的建设成本,苗汉子果业董事长石志刚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基地当时按照中科院设计的标准,建园的时候投入资金是每亩1.6万元,建园之后三年才能挂果,挂果之后,每亩的维护成本在5000元/年。

石志刚表示,基地2017年刚开始挂果,当年的营业收入为100万~200万元;2018年为500万元;2019年为800万元;2020年预计会突破1000万元。

在猕猴桃成熟后,基地负责收割、包装,与之合作的批发商负责线上线下销售,而阿里、苏宁、拼多多等电商渠道成为批发商的必选项。

“公司与十八洞猕猴桃基地属于包销模式,每年都会从基地拿货,采购价约为6.5元/斤,运到公司仓库后的成本约为7元/斤,销售价约为10元/斤。刨除营销推广费用,毛利率约为20%。”负责苏宁中华特色馆湘西馆运营的湖南盘古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负责人严云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公司正尝试苏宁平台直播带货模式,每场直播带货能销售约20万斤猕猴桃。

在电商平台层面,阿里、苏宁等对于贫困地区的农产品也有相应的扶持政策。截至目前为止,苏宁全渠道累计销售贫困地区农特产品已经超过140亿元,未来十年,苏宁将在乡村地区布局5000个苏宁村、2000个县级苏宁易购中华特色馆、十万家苏宁零售云门店。2017年12月,阿里巴巴集团成立“阿里巴巴脱贫基金”,计划未来5年投入100亿元,参与国家脱贫攻坚战略。

打工者返乡创业

除了猕猴桃基地,村里还有旅游、水厂等产业。

对于十八洞村的旅游资源开发,由花垣县国资委旗下的花垣县苗疆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全权负责开发、代运营。对于入股、分红等事宜,隆吉龙表示,公司自2019年5月运营以来,暂未与村委会谈上述事宜。随着运营的深入,越来越多的游客选择到十八洞村旅行,直接带动了村民转型成为保安、保洁、导游等,间接带动了餐饮、住宿的发展。

对于十八洞村溶洞流出来的水,是由湖南十八洞山泉水有限公司投资建厂、运营,该公司由步步高商业连锁股份有限公司100%控股,十八洞村以品牌、水资源出资,每年分得保底收入50万元,每卖出一瓶水给1分钱提成,该瓶装水在湖南省的零售价为3元/瓶。

此外,十八洞村村民还在自己村里种植了30亩猕猴桃;有的村民勤快,还去山上摘野生的猕猴桃来售卖。村民们大多将这些猕猴桃卖给了游客。记者在当地摊贩购买猕猴桃,绿心品种:10元3斤,红心品种:7元/斤。

不过,随着村里的路通了、网通了,村民的思想也更新了。村民们销售产品不再局限于线下,而是搬到了线上。

今年疫情期间,村里的旅游业受到影响,村民们的土特产销售受阻。施林娇在直播平台上帮助村民销售了上千斤腊肉。

今年刚满24岁的石林娇毕业于浙江音乐学院,毕业后,她曾在湖南浏阳的一家花炮企业做宣传工作,负责文案策划、企业品牌。工作很安稳,收入也不低。半年后,施林娇却放弃了。

“从小在村里长大,对家乡的感情很深,现在家乡发展的还不错,希望能帮助家乡建设尽一份力。”施林娇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现在的她穿着素朴的苗族服饰,每天唱歌、烹饪、砍柴、熏制腊肉,这些苗家青年男女的日常,在直播中一一呈现。

当前,施林娇在抖音平台拥有5万多粉丝。和施林娇一起创业的还有两个小伙伴——施康、施志春。施志春从上学时就开始运营公众号,记录家乡的点点滴滴;施康则在长沙做过一份与短视频有关的工作。

“之前主要在抖音,现在打算拓宽到西瓜、快手、b站、淘宝、拼多多等多个平台。”石林娇告诉记者,从村民家里收购腊肉、茶叶、猕猴桃等当地农产品,然后放到电商平台来售卖,这样省去了村民前往当地街市售卖所需往返的成本。

像施林娇这样返乡的大学生属于少数。

“村子里面这些年出来30多个大学生。很多都在外面公司上班,主要是村里没有适合的工作。如果村里面的经济发展起来了,自然会回来的。”隆吉龙表示,现在村里有将近100个小学生,今年考上大学的有2个,如果每年考上大学的人数能达到20多个,等孩子读完大学再回馈家乡,那农村肯定能发展起来。

隆吉龙算的上是村里最早一批出去打工的人,修桥、铺路、装修、运输等工作都干过。

“以前有500~600人在外打工,现在在外打工的人数量下降到将近200人。他们主要分布在广东、浙江、长沙等地的建筑工地、电子厂、服装厂等。”隆吉龙表示,返乡人员根据所属家庭的情况作出不同的决定,有些选择去旅游公司、水厂上班,有些选择创业开饭店、旅馆。

如今,这个深处武陵山脉的村落已告别了“一穷二白”的窘境,将旅游、特色种植业、民族手工艺加工等产业有机结合起来,人均纯收入也从2013年的1668元,发展到了2019年的14668元,村集体经济收入突破了100万元。

初秋时节,薄雾笼罩着整个村落,饱满的果实挂在枝头,那是奋斗者的见证。

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文章作者

浏览3 评论0
返回
目录
返回
首页
国家卫健委:昨日新增确诊病例24例 均为境外输入 教育企业扶贫扶智 通过科技破解失衡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