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互助处无人监管境地,“相互宝”们盼进入持牌时代

09 09月
作者:Roy|分类:资讯
行业期盼互助监管尽快落地。

近日,银保监会打击非法金融活动局(下称“打非局”)的一篇文章将一直处在风口浪尖的网络互助,再次推向了舆论的焦点。

在这篇名为《非法商业保险活动分析及对策建议研究》的研究文章中,重点提到了近年来发展迅速的网络互助平台,称其“会员数量庞大,属于非持牌经营,涉众风险不容忽视,部分前置收费模式平台形成沉淀资金,存在跑路风险,如果处理不当、管理不到位还可能引发社会风险”,并表示将尽快研究准入标准,实现持牌经营。

一时间,关于网络互助平台的是是非非再次被广泛讨论。

随后,在上述文章中,作为网络互助平台代表被点名的相互宝、水滴互助也先后回应第一财经记者,强调了平台的经营稳健,并表示期待监管更多指导,呼吁互助监管尽快落地。

“几年来,网络互助平台在发展的过程中确实有一些‘资金池’风险,关闭的平台也不在少数,甚至最近百度旗下的灯火互助成立不到一年就‘夭折’了,监管对于这个行业有担忧是很正常的。”一名网络互助平台高管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这篇研究文章核心目的是做风险提示,呼吁监管,事实上,银保监会近年也一直在研究如何将网络互助较好地纳入监管。”另一名大型网络互助平台人员对第一财经记者称。

网络互助的“硬币两面”

从2011年国内首个网络互助平台“抗癌公社”成立至今,10年时间,网络互助行业已发展到了将近2亿的客户规模。

这种“一人患病,众人分摊”的形式具有“类保险”的理念,但其门槛较一般商业保险低很多,因此受到中低收入者的欢迎。

《2019中国网络互助行业白皮书》显示,79.5%的网络互助参与者年收入在10万元以下,68%的受访者没有商业保险。77%的参与者认为,网络互助给自己带来了“保障和安全感的提升”。

网络互助的普惠性、对中低收入人群健康保障水平的提升、可成为我国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的积极补充等,都是相互宝和水滴互助在回应中强调的内容,这些优点也受到了众多业内专家学者的肯定。

“商业保险有佣金、渠道费用等大量中间成本,而网络互助平台节省了中间渠道,成本较低,尤其对于一些买不起商业保险的低收入人群,可以很好地避免他们因病致贫。”一名保险业学者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同时,据第一财经记者在业内了解,部分大型流量平台的网络互助计划会对关联保险平台上的保险产品形成导流效应,引导大病互助计划参与者进一步补充百万医疗、意外险等商业保险产品。据一名业内人士之前对记者表示,由于网络互助计划的参与者一般都有一定的风险意识,因此是保险产品的精准潜在用户,转化率不低,他所在平台的转化率可以达到8%左右。

然而,网络互助平台之所以是“类保险”而非保险,其背后缺乏监管、资金池风险、精算风险是不可忽视的“硬币另一面”。

“相互宝、水滴互助等网络互助平台会员数量庞大,属于非持牌经营,涉众风险不容忽视,部分前置收费模式平台形成沉淀资金,存在跑路风险,如果处理不当、管理不到位还可能引发社会风险。”上述研究文章提到。

在“抗癌公社”出现之后的三四年时间,国内网络互助平台一度发展到100余家,但绝大多数都采用预付费形式,容易形成资金池,这些资金池游离在监管之外,非常容易隐藏风险。2016年,监管对网络互助资金池进行整顿,大量互助平台倒闭,一些新平台甚至在首批会员的健康观察期内就已折戟。

2018年10月,蚂蚁集团旗下相互宝上线并且实现了后分摊、无资金池的模式。从当时至今,滴滴、美团、百度、360等互联网巨头均入局网络互助平台,大多平台都采用了0元加入后分摊的形式,同时互助计划也从重疾扩展到了意外等其他方面。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上月,百度旗下的灯火互助由于参与人数不足50万而宣布终止,并于9月9日正式下线,距离其面世仅300天。

“网络互助门槛低的同时,相对于商业保险,其不适用《保险法》,没有银保监会对于其资金、风控、运营的监督,一些前置付费的平台对于会员费和理赔金的杠杆率也缺乏精算支撑,一旦倒闭或者跑路,用户的权益可能得不到保障。同时由于缺乏行业规范,发生理赔纠纷的话也会比较麻烦。”上述学者分析称。

因此,透明公开、强风控、资金安全在目前主流的网络互助平台中是最为重要的运营原则。

相互宝就在回应中称,相互宝上线之初就实行实名制、无资金池、全程风控、公开透明这四大准则,确保互助社区的平稳、健康、可持续运行。

水滴互助也表示,公开透明公正是最基本的底线,坚持用户实名注册和使用,互助资金存管在专项账户,互助金使用有第三方独立机构调查,风控措施贯穿全流程等。

行业盼进入“持牌时代”,监管正在密集调研

“最近一段时期,野蛮生长的网络互助平台,本质上具有商业保险的特征,但目前没有明确的监管主体和监管标准,处于无人监管的尴尬境地。”打非局在上述研究文章中表示。

游离在监管之外,处于无主管、无监管、无标准、无规范的“四无”状态,无疑是整个网络互助行业当前的核心问题。

上述研究文章就提到了国际成熟保险市场的模式:国际网络互助平台(亦称P2P保险平台)运营模式目前主要有个体互助模式(Peer-to-Peer Insurance)、群体定制模式和其他创新模式三种。国际P2P保险平台普遍以小范围熟人参与为主,保险标的多为小额产品,分布范围较为广泛,业务涉众风险及卷款潜逃风险都比较小。欧美发达国家普遍将P2P保险平台纳入监管范围,受到保险监管机构严格监管,必要时还接受证券监管的审查,一般不存在完全游离于监管之外的情形。

打非局在上述研究文章中也表示要把网络互助平台纳入监管,尽快研究准入标准,实现持牌经营和合法经营。

事实上,行业公司及业内诸多学者都多次呼吁互助监管的落地。

“期待监管更多的指导,相信这将是行业健康发展的一个重要里程碑。”、“水滴互助也一直在呼吁相关部门尽快落实互助监管,提升行业准入门槛规范市场,为下一步互助行业的发展和广大用户的保障提供更清晰的指导。”相互宝和水滴互助分别对第一财经回应称。

同时,市场主体开始寻求自我规范的方法。今年3月,蚂蚁集团牵头,联合浙江大学互联网金融研究院等6家产业、学术、研究机构,共同起草、制定了全国首个网络互助团体标准,并最终由浙江互联网金融联合会批准发布。这一标准以相互宝模式为基础,首次提出了互助平台的“四要一不要”原则:要实名制度、全程风控、审核独立、公开透明,不要资金风险。但由于各家平台目前规则和运营情况均不一致,要上升为行业统一标准甚至国家标准仍然前路漫漫。

同样,在业内人士看来,尽管监管一直想把网络互助纳入监管体系中,但从技术层面上也面临不少难点。

“目前应该说监管正在密集调研,但的确,对于网络互助在性质、风险以及管理模式等都存在显著的不统一,到底怎样是好的,怎么管是合适的,底线、边线是什么都需要明确。管得好,是中国特色的新兴社会保障模式,但管得不好,会让这个新兴行业走向消亡,在庞大的用户规模之下,这又会带来很大的社会稳定问题。这个的确很难,但能看到监管希望尽可能快地拿出一个既鼓励创新又防止风险的管理方案出来。”上述网络互助平台高管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文章作者

浏览3 评论0
返回
目录
返回
首页
国务院常务会议解读:我国将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加快发展带动新型消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