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小猪重走滴滴违规路

08 09月
作者:Roy|分类:资讯
滴滴对于运营资质争议并不陌生,此前滴滴也出现过不少违规行为。

官宣未满两个月,花小猪因为运营资质问题引发了争议。

9月7日消息,郑州市交通运输综合行政执法支队近日正式约谈“花小猪”运营单位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郑州分公司负责人,责令其停止运营,立即整改。

这是9月来第三起地方交通执法部门对花小猪进行约谈,约谈的主要内容为花小猪尚未取得经营许可。

对于多地交通执法部门约谈运营资质一事,花小猪回复第一财经称,花小猪是滴滴的一个出行产品,是在滴滴拥有的运营资质下运营,花小猪正在跟各地的主管部门持续沟通。

那么,花小猪可以使用滴滴所取得的运营资质吗?

多地约谈花小猪

9月2日,保定市交通运输局和保定市公安局联合对花小猪平台河北区域负责人进行约谈。保定市交通运输综合执法支队相关负责人介绍,“花小猪”网约车平台运营主体为北京鸿易博科技有限公司,并未在保定取得经营许可。该网约车平台在未经保定市交通运输主管部门许可的情况下,已于7月份开始违规宣传,8月份涉嫌违规经营。

同样在9月,潍坊交通运输执法部门表示,“花小猪打车”平台未在潍坊市取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不具备网约车经营资质。

而在8月,花小猪也面临深圳、青岛多地交通执法部门的调查以及叫停。

8月初,由于花小猪在未取得深圳网约车经营许可证的情况下开展网约车业务,深圳市交通运输主管部门责令其立即停止网约车业务,并在取得许可证前不得上线运营。

8月19日,山东青岛市交通运输局在官方微博发文称,经市交通运输综合行政执法支队调查,“花小猪打车”平台未在青岛市取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不具备网约车经营资质。依据《青岛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第四十一条的规定,给予10000元以上30000元以下罚款。

青岛市交通运输局在文中列举了在青岛市依法取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的合法平台,共计36家。其中,滴滴出行在列,而花小猪不在其中。

此外,天津、南京等地方交通执法部门也于近期约谈了花小猪。

运营资质成谜

花小猪App的用户服务协议显示,花小猪打车服务产品由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提供。

争议的关键,在于花小猪是否可以使用滴滴所取得的运营资质。

根据天眼查,保定市交通运输综合执法支队相关负责人所提及的北京鸿易博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为赵意波。赵意波是滴滴创始员工之一,现为滴滴副总裁。今年3月,该公司变更经营范围,增加了“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一项。同时,北京鸿易博科技有限公司从2019年12月开始注册花小猪相关商标。

而在8月7日,花小猪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成立,由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出资5000万元持有。

目前看,与花小猪有关的几家公司都与滴滴关联,但经营许可问题仍未明确。

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王贝贝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2019年12月28日,由交通运输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商务部、工商总局、质检总局、国家网信办修正发布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第十条,规定了网约车平台公司应当在取得相应《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并向企业注册地省级通信主管部门申请互联网信息服务备案后,方可开展相关业务。可以简单理解为,企业在取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并且申请备案后,就取得了网约车平台运营资质。

王贝贝表示,根据我国法律规定,公司或者企业作为一个民事主体在法律上能够独立地参加民事法律关系,享受权利和承担义务。拆分核心资源是现代公司控制体系的一种方式,在法律层面也完全可以实现。需要注意的是,核心资源是有明确权利归属的,其归属不以是否控股为标准。滴滴公司虽然100%控股花小猪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但是滴滴拥有网约车运营资质,并不直接等于花小猪具备网约车运营资质。花小猪公司是否具备网约车运营资质,还得看公司本身是否取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并且申请备案。

重蹈覆辙?

与其他新产品不同,花小猪独立于滴滴出行App之外。

7月22日,滴滴正式官宣了“花小猪”品牌,由独立App运营。滴滴官方信息披露,3月开始,花小猪在贵州遵义、山东临沂等城市测试运营。在7月官宣后,逐步推广到更多城市。

从定位看,花小猪定位为年轻用户市场,通过签到、推荐领取奖励等社交玩法,以较低价格提供打车服务。

对于滴滴而言,花小猪是打入下沉市场的关键。在花小猪之前,7月初滴滴宣布拼车业务升级为“青菜拼车”。易观分析师孙乃悦认为,高端出行方面,滴滴已经拥有专车、豪华车等品牌。而从青菜拼车、花小猪等产品的推出不难看出滴滴今年的重点探索方向之一是低价出行市场。近期,花小猪进行了大规模补贴活动,也是吸引对价格敏感的用户。

同时,花小猪司机为滴滴注册司机,有知情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花小猪的上线是对滴滴运力的补充。

而为了出其不意攻入下沉市场,花小猪从注册商标到在三线城市试运营,都十分低调。

但滴滴的这一新产品,却在运营资质上遭遇难题。

事实上,滴滴对于运营资质争议并不陌生,此前滴滴也出现过不少违规行为。

2017年,南京交通部门共查处1094辆非法网约车(滴滴平台1012辆,美团平台74辆)。其间,省、市两级先后十余次约谈了滴滴、美团公司,但该两平台公司仍未履行整改承诺,且引发了多起合法经营者的投诉和多起涉稳事件。

2018年5月,珠海市交通执法局对“滴滴出行”的违法违规行为开出了5份《行政处罚决定书》,对其“未取得经营许可,擅自从事或者变相从事网约车经营活动”的违法行为,依法分别处以3万元罚款。

2018年8月,黑龙江省交通运输厅联合哈尔滨市交通运输局约谈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哈尔滨分公司相关负责人,要求滴滴不得再向非法网约车提供派单服务。同时要求滴滴采取措施,立即清理掉不符合规定的网约车。

此后,在投放共享单车时,滴滴也出现了违规情况。2018年3月,深圳市交通运输委员会发布声明称,滴滴投放青桔单车属于违规行为,责令立即收回,同时提醒市民慎重选择,避免自身权益受损。

时隔两年,花小猪或许重蹈了滴滴出行关于运营资质的覆辙。王贝贝表示,双方的初衷与最终的走向都必将是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开展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修正与法律相冲突的做法才能实现一个双赢的局面。

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文章作者

浏览3 评论0
返回
目录
返回
首页
中国发表全球数据安全倡议 顺应国际数据主权新秩序 稳固金融管理中心定位,北京金融服务多领域扩大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