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行亚太区高级副行长:中国是世界第一贸易大国,服贸体制改革将产生巨大红利

06 09月
作者:Roy|分类:资讯
克瓦说,改革将产生巨大红利。

作为服务贸易大国,中国要如何进一步推动服务贸易自由化?

9月5日,在2020年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下称“服贸会”)上举办的“跨国公司视角下的服务贸易便利化高峰论坛”上,世界银行亚太区高级副行长维多利亚•克瓦(Victoria Kwakwa)以视频形式参会,并表示中国是世界第一贸易大国,对服务贸易的影响举足轻重。

与此同时,在保障服务质量和市场稳定的前提下,中国的服务贸易体制仍有很大改革空间,“改革将产生巨大的红利。”克瓦表示,为了释放改革红利,需要加大国内改革力度,加强国际合作,此外中国还可以在区域和全球发挥引领作用,推动服务业自由化。

数字革命促进服务贸易

克瓦在演讲中表示,数字革命极大促进了服务贸易的发展,“人们在此处生产服务,以数字的方式向彼处的服务者提供服务。”

全球中产阶层的壮大,令其对于旅游、金融、教育的需求不断上升。而新冠肺炎大流行可能会进一步加快这一趋势:受疫情影响,面对面的交易将更加困难,旅游和航空运输等传统服务贸易受到了冲击。但估计企业会在数字设备等方面进行更多投入,进一步加速数字化转型。克瓦表示,因此,国内和国际在商业服务、教育、卫生等方面一系列的服务贸易将为中国等国家提供新的机会。

她解释道,服务贸易和现代制造业紧密相连,在当下,其重要性更加显著。

“当今世界经济是否具有竞争力,取决于能否获得质优价廉服务。而服务贸易则越来越多涉及生产交互和分销服务。”她表示,在制造业中,制造业的服务化导致制造过程中所嵌入的服务投入也在增加,这其中就包括研发、物流、营销以及应用程序等售后服务。

因此,虽然直接服务贸易约占世界贸易的1/5,如果考虑到所有的服务,如金融、运输和分销等服务贸易对最终产品的贡献,服务贸易实际上已经占到贸易的一半以上。

克瓦表示,20年来,中国的服务出口年均增长近10%,达到了2500亿美元。同时中国也是服务进口大国,每年进口服务价值5000亿美元。这主要集中在旅游、交通、保险和咨询服务等领域。

“这些服务进口不仅仅为中国消费者提供了更多选择,降低了成本,而且增加了竞争,让人们获得质量更好的服务,提高了中国企业的生产力。”克瓦说,服务贸易和投资的开放对中国国内服务和制造业的发展至关重要:服务业已占到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一半以上,未来仍需作为中国经济发展的主要驱动力。

据中国商务部数据显示,过去15年,中国服务出口年均增长9%,高于同期全球服务出口平均增速2.9个百分点。

如克瓦所说,中国同样是服务进口大国。过去15年,中国服务进口累计4.5万亿美元,对全球服务进口增长的贡献达到了12.9%。

降低服务贸易成本

克瓦在演讲中,细致解释了有关降低服务贸易成本所可能采取的政策措施。

她表示,虽然服务贸易的规模随着技术进步大幅度增加,但是仅凭技术是不足以充分发挥服务贸易潜力的。“同时,服务贸易在促进增长和提高生产力方面可以发挥重要作用,政策制定者应该重点关注服务贸易便利化和降低成本的问题。”

具体而言,服务贸易壁垒是指入境后的监管措施,许多措施会在无形中限制服务贸易。她解释道,政策制定者为了纠正服务市场失灵,实现合理政策目标,可能会制定一些规章制度,特别是在许可方面的要求,反而会阻碍贸易,也会推高贸易成本。

“好消息是,许多服务贸易壁垒也可以通过政策调整来进行解决,这就包括签订贸易和投资协定。”克瓦说,贸易协定有助于推动体制改革,取消对国内供应商的优待,避免歧视外国企业。

她进一步解释道,“所有这些都有助于降低服务贸易的成本。即便在可以消除贸易和投资壁垒的情况下,行政和程序要求也会增加国内和外国服务供应商的成本。”

克瓦表示,中国的入世承诺推动了中国国内在金融、物流、零售等服务部门的重大改革,激发了经济活力,但货物贸易自由化改革的程度远远超过服务贸易。

中国扩大了制造业出口,实现了出口多样化,取得了瞩目的成就。克瓦指出,但是服务部门在贸易和外国投资的发展程度则低得多。

2019年经合组织(OECD)服务贸易指数显示,在该指数评估的22个服务子部门当中,中国有19个行业的市场准入限制高于各国平均水平。她说,要增强在国内外的竞争力,中国的服务贸易体制还有很大改革空间,而且改革将产生巨大红利。

克瓦指出,可以加大国内改革力度,加强国际合作。

她举例称,中国近期的改革放开了市场准入,在此基础上,可以进一步减少投资壁垒,其中包括关键服务部门的外资服务限制和监管性服务要求。

今年1月1日生效的《外商投资法》,就整合了几部旧的外商管理法律,同时中国还进一步修订了外资准入负面清单。克瓦说,中国还取消了海运、法律、金融和部分物流领域等一系列服务行业的外资股比限制。在金融领域还取消了证券公司和投资基金以及人寿保险公司的外资股比限制。

“这些都是重要的举措。”她表示,同时,中国还可以在区域和全球发挥引领作用,推动服务业自由化。

“例如可以扩大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和双边协定中所涵盖的服务部门的范围。”她表示,世行愿意支持中国的进程。

“通过服务贸易便利化消除壁垒,取消繁琐或不必要的程序,进一步开放服务市场,可以真正促进经济增长。”克瓦说,“在这方面,我们希望借鉴中国的改革经验,也随时愿意助力中国改革。”

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

文章作者

浏览3 评论0
返回
目录
返回
首页
商务部副部长:缩减外资准入负面清单,加快推进医疗文化教育电信等领域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