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荐书 | 为什么是欧洲引领了工业革命

06 09月
作者:Roy|分类:资讯
乔尔·莫基尔认为是早期现代欧洲独具的一种“增长的文化”以及欧洲启蒙运动,为科学进步和突破性的发明奠定了基础,而这正是引起这场爆发性技术和经济发展的原因。

《增长的文化:现代经济的起源》

[美]乔尔·莫基尔 著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20年1月版

对于为什么是欧洲而非其他文明引领了工业革命,并进而定义了现代经济以至整个现代世界,历来有很多解释,可谓众说纷纭,相关文献也是汗牛充栋,仅以近几年有中译本的著作,就有《为什么是欧洲?》《通往工业革命的漫长道路》《延续、偶然与变迁》《工业启蒙》《钢铁、蒸汽与资本》《工业与帝国》《欧洲财政国家的兴起》等数十种。著名经济史学家、曾任美国经济史协会会长的西北大学经济学与历史学教授乔尔·莫基尔(Joel Mokyr)在本书中给出了自己的见解。莫基尔将经济学、科学技术史和文化进化学结合在一起,认为是早期现代欧洲独具的一种“增长的文化”以及欧洲启蒙运动,为科学进步和突破性的发明奠定了基础,而这正是引起这场爆发性技术和经济发展的原因。莫基尔为了避免欧洲中心论,而小心翼翼地强调,这场巨大的变革并非任何欧洲文化优越性的结果,而是身处历史舞台中心的人们的信仰、价值观以及偏好的彻底转变,也即“文化”的转型,驱使了创新方法的产生。其中特别值得重视的,是莫基尔关于近代早期欧洲的思想市场如何运作的讨论。

《叙事的胜利:在大众文化时代讲故事》

[意] 翁贝托·埃科、欧金尼奥·卡尔米 著

上海译文出版社 2020年5月版

历史上或许曾经有过思想的时代,但今天显然已经不是。尤其是当无数新媒体割据了话语权,思想的深度已被彻底弭平,或者更准确地说,有深度的思想对大众来说重新沦于“不可见”。大众的目光只会聚焦于新奇的事件,而这正是“叙事的胜利”。当知识分子纷纷哀叹严肃的思考和写作无人问津,这其实也反映了知识分子自身对于时代变迁的隔膜。“叙事的胜利”和社会的民粹化是一体两面,在这种状况下奢望自己的严肃思考能赢得大多数人的直接支持,可谓不自量力。葛兰西早就说过:“问题不是从头把一种科学形式的思维引入每个个体生命,而是更新现存的生活,令它变得具有批判性。”所以知识分子如果真的想要再次对民众具有影响力,就不能自得于那些既有的观念,而要深入到大众叙事的底层代码中,透彻地研究这些代码的结构,辨别出那些“剩余快感”究竟是什么、来自何处、需要怎样的出口,从而能创造性地尝试在底层改写其代码。重要的并非大多数人的即时认同,而是一种全新编码的具有足够吸引力的鲜明叙事形象的传播。弗尔福德此书为这样一种深入的研究开了个好头。

《素数的阴谋:数学中隐藏的大创意》

[美]托马斯·林 著

中信出版集团·鹦鹉螺 2020年3月版

《量子》是一本特立独行的杂志,在这个绝大多数媒体都在追求订阅数、点击量的时代,《量子》作为一本2012年才新鲜出炉的刊物,秉承的却是“比肩《纽约时报》合《纽约客》等出版物的最高编辑标准”,强调自己“不会报道任何你可能觉得真正有用的东西”,而要办成一本“毫无用处的科学杂志”。事实证明它很成功,以其“毫无用处”的权威性,在报道世界上最前沿的科研成果及其背后的故事方面,牢牢地站住了脚跟。《素数的阴谋》是《量子》杂志8年来关于数学世界新突破的报道合集,以37篇生动的故事和访谈,呈现出顶尖数学家们鲜为人知又激动人心的最新探索。这段非虚构的冒险之旅直击关于素数本质的核心问题——我们的宇宙是不是“自然的”,时间和无穷的本质,奇怪的量子现实,时空是基本的还是意外产生的,黑洞内外,生命的起源和演变,我们对计算的期望及其局限性,数学在科学社会中的角色……

《矮人星上的矮人》

[英]W.奥拉夫·斯塔普雷顿 著

广西科学技术出版社 2020年8月版

如果说,当年从地球一直打向宇宙太空的美苏争霸,造就了科幻的黄金时代,那么如今这个病毒肆虐、民粹泛滥、人类前途诡异莫测的时代,或许有机会成为科幻的“白银时代”。这不,诸多公认的严肃作家、思想家都在写科幻,力图写出独树一帜的科幻,或至少是借科幻这个体裁来继续写作的实验。前几周本版推荐了英国名作家麦克尤恩关于人工智能的科幻题材新作《我这样的机器》,而美国黑色幽默巨匠托马斯·品钦的《致命尖端》、意大利哲学家兼小说家翁贝托·埃科的《矮人星上的矮人》都科幻气息浓厚。《矮人星上的矮人》是埃科与意大利著名画家欧金尼奥·卡尔米合作的图文寓言故事,包括《炸弹和将军》《三名宇航员》和《矮人星上的矮人》三则,分别体现了反核反战、共存以及环保三个主题,传达了对现代文明的警醒和对人类未来的思考。

文章作者

浏览3 评论0
返回
目录
返回
首页
梁启超版“拼爹”,是用人格、精神力量帮助儿女成长 数字化金融时代,银行和银行业是否会“消失”?